奥门金沙堵场官方网站-9159金沙游艺场

冷旅游之四川绵阳:科学城之旅

来源:http://www.65wine.com 作者:生命科学 人气:164 发布时间:2019-10-03
摘要:四川绵阳科学城——核武研发 使命传承 8月10日清晨,伴着蒙蒙细雨,我们告别了美丽而宁静的西南小城江油,来到了此次社会实践的第二站――绵阳的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 “看见星
四川绵阳科学城——核武研发 使命传承

图片 1

8月10日清晨,伴着蒙蒙细雨,我们告别了美丽而宁静的西南小城江油,来到了此次社会实践的第二站――绵阳的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

“看见星星了!大家就位!”凌晨的城市已经沉睡,四川绵阳一处山顶,灯火通明的试验场却因云开雾散而沸腾:在这里守望星空的,并非天文学家,而是核武器科研人员。他们披星戴月地工作,为的是成功跟踪恒星目标,为某大型试验提供数据支撑。1990年,国家将核武器研制工作从四川深山迁至绵阳近郊。一批批核武器科研人员来此扎根,一座座实验室、研究所、试验场拔地而起。从此,这片区域有了一个实至名归的称号——科学城。中国特色核武器科技事业的新篇,就此开启。家国情怀,责任担当不久前,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文艺晚会上,短剧《等待》还原了一段“两弹”研制中的感人场景:1979年的一次核试验中,为及时寻回未爆的核弹头,“两弹元勋”邓稼先不顾辐射危险,进入事故现场寻找核弹头:“你们进去了也不能解决问题,这是我设计的,责任书上的签字人,是我!”字字千钧,让无数人感慨万千。“有崇高的家国情怀,才会有如此强烈的使命感。”到科学城工作20多年的激光技术专家胡东霞表示,“以身许国的传统,在这里从未丢掉。”他记得,有一次试验取样发生了故障,眼看贵重的样品即将受损,在场的4位带队专家穿上防化服就冲进了放射性极强的试验舱,及时取出了样品。核武器研制既是高度保密的事业,也是异常艰辛的工作,一些重点试验,需要成千上万好几代人的努力,在荒漠和高山风吹日晒、反复摸索,才能成功。曾多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的科学城某研究所总工程师魏晓峰,把写有“成功才是硬道理”的纸条贴在办公室门上,“心里必须有为国成功的信念,才能坚持下去。”“为国铸剑”的理想,始终支撑着科研人员的追求和担当。“在有些人看来,核武器研制工作似乎过于单调。一支笔、一页纸、一台计算机,日出而起,日落尚不能息。”核武器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唐立说,“为祖国贡献微薄之力,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因做事极其认真,在科学城某研究所担任科研室主任的王军锋,人送外号“王疯子”。“这里的‘疯子’不止一个。”他告诉记者,科室有位研究员喜得贵子没几天,就偷偷跑回实验室:“在医院也帮不上妻子的忙,不如回实验室心里踏实。”团队协作,薪火相传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荣誉往别人身上推,这已成核武器科研人员的另一项“传统”。“带队领导总鼓励我们,‘工作放大胆,出了事责任归我。’”研究员翁继东所在的科研团队是一个成立40多年的“老队”,“有责任时领导总会第一个站出来承担,团队报成果时,却总把我这个年轻人排在第一位。”不计个人荣誉,团队协作至上,“传帮带”的精神贯穿于核武器研发的各个环节。“前辈们的倾囊相授,才加速了后继人才的成长。”某研究所研究室主任万敏,第一次在外场试验带队时,便遭遇激光元件大面积污染事故。那时资历尚浅的她不知所措,所幸该所原科技委主任苏毅研究员等几位老专家马上赶到现场,根据多年经验,将可能的事故原因一条条列出,再让万敏逐一排查,最终解决了故障。“95后”杨建是某车间技工,车间指定年长近10岁的陈新旭做他的师父。而在一次手工焊接比赛中,杨建却反过来成了陈新旭的教练。“手工焊方面,杨建技高一筹,当然是谁本领大就听谁的。”陈新旭告诉记者,在不久前的一项大型试验装置焊接中,两人紧密配合,交叉采用两种焊接模式,仅两个月时间就完成了估算需要4个月的任务。团队协作精神,也为国防科研工作增添了更多温情。“我们这个科研团队成立20年了,为了一项技术,夜以继日攻关。”某研究所党支部书记廖正菊回忆,团队的成员是从各个研究所抽调的,长期并肩作战将大家凝聚成一家人。技术终于获得突破那天,传来的喜讯只有一句话——你们的“儿子”长成了!“那一刻,所有人相拥而泣。”进取创新,永不懈怠我国核武器事业的起点,来自独立攻关。进取创新,是这项事业的“天然基因”。“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邓稼先1986年7月病逝,临终前所关心的仍是如何发展我国的尖端武器,提出加快核试验步伐的战略建议。“这相当于二次创业!”一位当年参与加快核试验计划的科研人员告诉记者,大家憋足一口气,突破一项项关键技术,终于成功取得了预定的全部试验成果,“预定的目标已经实现,可以告慰邓稼先同志了。”用比头发丝还细的刀头,在直径不到2厘米的圆盘上打出36个小孔,其难度相当于“用绣花针给老鼠种睫毛”。科学城某研究所年仅29岁的高级技工陈行行迎难而上,无数次修改编程、调整刀具、订正参数,变换走刀轨迹和装夹方式,终于攻克难题:36个小孔精确成型,产品合格率100%。陈行行表示,作为一名“国防工匠”,要敢于创新,敢于向技艺极限发起冲击。“核武器研制,要解决很多以往没有遇到过的难题,这正是这项事业的魅力所在。”科学城某研究所研究员康彬说。高性能中红外光学晶体是提高激光性能的关键技术,对核武器研制具有重要意义,目前世界上只有少数国家掌握,并严格限制出口。康彬和团队成员一起,通过8年努力,不仅实现了该类晶体的全流程国产化,产品还出口国外。“我们就是要争这口气。”康彬说。

◎中国第一颗空投原子弹模型

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建立于1958年,是一座以发展国防尖端技术为主的理论、实验、设计、生产的综合基地。它的主体坐落在四川绵阳的涪江之畔,占地4.6平方公里,建筑面积150万平方米,是一座设施齐全、文明美丽的现代化科学城。今天,我们的目的地就是这座神秘的科学城。

模型按1:1比例制造,与原子弹同样大小。照片中记者身高1.70米。

前几天的社会实践让我们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也在学习中成长成熟了许多。坐在通往绵阳的汽车上,每个人的心中都对即将到来的绵阳科学城之旅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1

半个小时后,我们如约到达了绵阳。汽车通过一个隧道后,就进入科学城境内了。迎接我们的是北航绵阳校友会的郝德功会长,他是北航58届的学生,毕业以后辗转来到科学城工作。如今他虽然已经退休,却仍然为了科学城的建设而努力奉献着。

去绵阳,是场意外的邂逅,当时正行驶在西安到成都的高速公路上,看到路上的指示牌有“中国科学城”的标志,便拐下去,想看一看究竟,这就到了绵阳。

经过上午的整顿,下午两点半,在科学城的名誉会长武韬以及郝会长的陪同下,我们就向今天的目的地――科学城科学技术馆进发了。

从网络资料上看,绵阳位于成都平原的北端,是四川省第二大城市,云集了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原九院,研制原子弹的),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中国燃气涡轮研究院等18家科研院所,在核物理及其应用、空气动力学、磁性材料、光机电一体化等研究领域代表着中国乃至世界一流水平,全市拥有各类科研技术人员17万名,其中两院院士26名。2000年9月4日,党中央、国务院作出建设中国科技城的战略决策,这是目前我国唯一一个“国”字号的科技城。2010年时,全市GDP为960亿,著名的企业有长虹、九洲、新华、长钢等,多是三线建设时打下的底子。

科学城科学技术馆位于科学城的核心位置,到达目的地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气势宏伟的雕塑。据郝会长介绍,这座雕塑叫做“春雷”, 雕塑顶上的一根根放射状的线条是模拟原子弹爆发的形状,下部长方体状的立柱代表科学城的建设者来自四面八方,而最下面的三阶楼梯则代表了科学城的建设地点从青海到四川一个山沟再到绵阳这一历史过程。听了介绍,大家都对设计者的独具匠心赞叹不已。

我们到绵阳,参观的第一个地方是绵阳市科技馆,这个馆的前身是老绵阳博物馆。2005年,绵阳市委、市政府决定将此馆改为“两弹一星科技博物馆”,后又改为“绵阳科技馆”(另择地建新的绵阳博物馆)。

进入科学技术馆以后,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各级领导参观科学城时的照片。其中有邓小平总书记、江泽民主席、胡锦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郝会长郝会长告诉我们,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的发展离不开各级领导们的大力关怀和支持,这也给了中物院的工作者们巨大的奋斗动力。

绵阳科技馆坐落于市区中富乐山风景区附近,很好找,是一幢斜坡漫过的大楼,楼前有空旷的广场空地,停车非常方便。馆内的展品布置大体是分三层,一层展示的是导弹、航天器,二层主要展出核武器、航空发动机,三层是家用电器、数码产品。在一层也有一部分图片展示着绵阳悠久的历史,有一幅图片是1993年于绵阳出土的经络漆人,这可能是最早的经络模型,很有价值。展品中最有价值的还是九院研制的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和第一颗氢弹的模型,以及苏联、美国的原子弹、氢弹模型,人们只是听说过核武器,但能真正见到核武器样子的却寥寥无几。在我们这期排版选照片时,我们年青的美术编辑看着原子弹的照片说“这就是原子弹呀,也不大啊!”是!原子弹威力大,但体型并不算大,但就这个小小的东西,奠定了新中国独立自主的地位,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绵阳科技馆展出的是这个国家最有价值的国宝,这个馆也是最值得参观的博物馆。

接下来,我们在解说员的带领下参观了几个展馆,了解到了我国核工业的艰辛发展历程,看到这些展出的先进技术,让我们对默默工作在祖国西部的科学家们感到无比敬佩,也让我们发自内心地觉得骄傲和自豪。在展馆中,我们看到四座雕像,分别是为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建院初期建设贡献过力量的吴际霖、王淦昌、郭永怀、邓稼先院士。他们都是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的功臣,也将永久地被大家铭记。最后,我们集体看了我国六十年代三次核实验的记录电影。结束了科学技术馆的参观以后,我们与武会长、郝会长以及科学城老年大学的常务副校长王运耕老师在科学技术馆前留了影。,

但是,当我们从一楼参观到二楼,再从二楼参观到三楼后,却产生了浓重的失望。一楼和二楼陈列的都是大国重器,镇国之宝,相比之下,三楼的家用电器就显得有些小儿科了。尽管这里展示的家用电器也是代表了当代家用电子产品最前沿技术,比如能根据油烟浓度自动调节风扇速度的抽油机,能适合多居室家庭共同调用画面的电视系统等。讲解员饶有兴致地为我们演示:站在一面洗手间的镜子面前刮胡子,然后用手往镜子上一碰,就出现了一个电视屏幕,可以看电视,洗漱完毕回到客厅,还想看洗手间看的电视节目,一按遥控器,正在播放别的频道节目的客厅电视便切换到卫生间的那个电视频道上了。这些令人眼光缭乱的操作确实营造出了时尚前卫的现代科学气氛,但是,我们是从那些充满杀气的大国重器中来到这个光怪陆离的数码世界的,这些时尚的操作,突然让我们有种街头艺人变戏法儿的感觉,凭这东西能撑得住绵阳“中国科技城”的名头吗?当然,我不是说电子信息科技不重要,而是觉得,这里应展示能与楼下导弹、飞机发动机、核武器相匹配的电子信息技术,比如飞机发动机的数字总线技术,家用电器在技术水平上,是电子数字技术中较为浅层次的应用,作为一个基于核武器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科技馆,应该能反应出水平的一致性。说实话,现在这种展品布局,让我们觉得这个城市的科技水平在退步,从制造高精尖的导弹、原子弹的重工业,退步到制造电视、冰箱的轻工业,从不怒自威的冷面杀手,堕落成打把式卖艺的江湖混混了。

今天一天的科学城之旅,让我们深深体会到了科学城建设者们身上代代相传的“爱国奉献、艰苦奋斗、协同攻关、求实创新、永攀高峰”的两弹精神,也为们无私奋斗,不计回报的高尚品德所折服。我们的前辈们为了新中国的国防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用他们的实际行动,为我们树起了一座座闪光的丰碑。今天,我们沿着他们的足迹,继续走着我们的路,在投身国防的道路上不断前进着,成长着。而前辈们的伟大而辉煌的国防人生,就是我们最好的指向标。通过今天的学习,更使我们增强了投身国防的信念、坚定了报效祖国的信心。

这个科技馆原来是收费的,自2012年以后,国家规定政府办的博物馆都不收费了。于是,馆里的管理条件也有明显的下滑,几乎没有专业的讲解人员,讲解员是假期来打工的在校大学生,除了背解说词外,其它的事儿一无所知。馆内原有很多互动设施,如导弹瞄准与飞射击体验装置等,现在全坏了,不能使用,一、二楼的展台环境有些陈旧,最用心投入的就是三楼的数码馆,可它所代表的并不是这个城市最有价值的地方。

在今天的参观中,一位退休的老科学家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你们是中国未来的希望啊。”而此时此刻,我们更加明白自己的责任和我们所肩负的历史使命。相信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一定会有我们的共同参与,也希望我们能倾尽自己的一生,为中国的未来贡献一份绵薄之力。

图片 2

图片 3离开624所前在所门口合影 图片 4北航绵阳校友会名誉会长武韬书记和会长郝德功老师迎接实践队的到来 图片 5郝德功老师在宾馆与大家谈心

◎美国“胖子”原子弹模型

图片 6

◎美国“小男孩”原子弹模型

图片 7

◎苏联“斯大林1号”原子弹模型

2

绵阳最值得参观的地方是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的科技馆。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最初是1957年成立的二机部核武器局,序号为九局。1958年7月,中央决定将中国的核武器研究基地定点在青海省青海湖畔的海晏县金银滩,代号为212厂,二机部九局的局长李觉为221厂筹建处党委书记,九局后来又曾改称北京第九研究院,二机部第九设计研究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研究院,核工业部第九研究院等,现在虽然叫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但当地人都习惯称之为“九院”。

“九院”是了不起的,中国原子弹、氢弹都是由他们研制成功的,云集了邓稼先、于敏、王淦昌、朱光亚、周光召、彭桓武、陈能宽、郭永怀等一批顶尖科学家,这也是绵阳当得起“中国科技城”这一称号的根本原因。九院的主要生产人员当时都集中在青海湖畔的221厂,1969年10月,开始搬迁到四川902、903地区(分布在四川省绵阳市和广元市的山区,主体在梓潼县城)。1983年9月14日,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九院建设布局调整,相对集中到绵阳市区,代号839工程。1985年,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准,九院开始使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作为对外名称。1990年,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逐渐向现在的绵阳新基地科学城搬迁,1994年,原221厂厂址移交给青海省地方。所谓的绵阳中国科技城实际上指的就是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所在地,当地人还是习惯称之为839。

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的一幢好像是工人文化宫那种格局的建筑中,就是该院的科技馆,可以接受对外参观,但要买10元的门票。

这个科技馆让人感觉非常舒服,非常与众不同。它的工作人员一看就是企业内部的员工转过来的,没有专业博物馆工作人员那种商业气质,有的是那种军工企业踏实质朴、又多少带有些警惕的气质。讲解员是位漂亮的姑娘,院里的子弟,从年龄上看应该是“军工三代”了,她的讲解不是照本宣科,而是对自己生于斯、长于斯、工作于斯的环境的自然介绍,言谈举止之间,充满了自豪感。

这个馆的展品更是难得一见的“国宝级”珍品,绵阳市科技馆的原子弹、氢弹是模型,这个馆里的原子弹、氢弹是实物,放在那种简陋的如同车间一样的展室中,让人一下子就体会到大国重器才有的凛冽杀气。

另外展出了他们正在研制的最新产品,如新中子弹、精密制导炸弹等,给笔者印象最深刻的是“神光二号”系统,即用高能激光束控制的可控核聚变装置。据讲解员介绍,这一装置是目前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装置,研究成功后将解决核聚变的可控制问题,对核能发电会产生革命性的影响,其使用的高能激光技术,和激光武器基本上是同一种东西,这确实是能代表中国最先进科技水平的产品,讲解员还介绍了正在研究的等离子发动机等新产品。遗憾的是,该馆不让拍照,不让录音,也不提供文字介绍材料,一切只能在现场参观。

这个馆留给我们的心理感受是非常强烈的,进去后,感受到的是强烈的震撼,既被那些沉默无言,但是真正大杀器的武器震撼,也被我国军工企业这些默默奉献的科技人员的伟大精神震撼。离开时是带着一种踏实的心理感觉离开的,因为我们知道了,这批科研人员仍在进行最前沿的科学探索,我国尖端武器的研究水平有些已和美、俄不相上下,我们祖国的安全是有保证的!

3

邂逅绵阳,让我们想了很多东西。

绵阳这个城市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经济地位,和当年三线建设时军工企业的密集迁入密不可分,正是有九院等这样一批军工科研院所和生产企业的迁入,才使这个城市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产业群,这个产业群支撑住了这个百万人口的现代经济基础。设想,如果当初把九院等放在成都,那么今天,其结果肯定是成都成为恶性膨胀的特大型城市,而只有百公里之隔的绵阳可能仍是个落后的小城。正是当年三线建设的正确决策,才造就了今天相对均衡的城市化基础,在目前,中国城市化中大城市恶性膨胀、造成严重的环境和资源负担的形势下,重新思考当年的工业化布局,无疑具有重大的参考意义。可我们对这种优秀传统的总结和继承,是远远不够的。

相反,一种盲目跟随西方时髦的风气在侵蚀着我们民族健康的思想,绵阳发展民用产业当然是正确的,但是,基于军工产业的创新科学技术的民用产品太少,军品和民品在科技基础上相互脱节的现象比较明显,比如在数码电子产品方面,追随美国式的娱乐化的趋势很明显,但基于底层技术创新的产品却没见到,这是令人忧虑的。

同时,科学意识的淡漠仍是严重的问题,绵阳科技馆中有很多互动的体验,如风洞等,全部坏了,不能用,这些本是最能激发青少年科学兴趣的东西。据展馆工作人员介绍,是因为缺少经费。可是笔者参观过的四川三星堆博物馆、金沙堆博物馆,建得都那么富丽堂皇,为什么对这个对未来更有影响的科技馆,不能保证足够的经费投入呢?说明满足人们猎奇的心理需要强过了培养真正的科学兴趣。

我们国家要真正成为经济强国,实现伟大的复兴,仅靠跟风、学些变戏法儿的时髦技术是不行的,必须有自己的原创能力,而原创能力来自对原创科学传统的尊重。绵阳市是有原创科学传统的城市,从古代的中医经络到现代的核物理技术,都是原创性的,这些伟大的原创传统需要进一步挖掘、弘扬。

图片 8

◎西汉经脉漆人

西汉经脉漆人是中国最早的人体经脉漆雕,1993年出土于绵阳永兴西汉2号木椁墓。高28.1厘米,木质,裸体,立姿;体表髹黑漆,周身遍绘标识经脉的红色线条。经考证,这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人体经脉模型,比北宋针灸铜人要早一千多年。它的出土把世界人体经脉模型的历史推前了1100多年,为研究我国人体经脉的起源,经脉学理论的初步形成、发展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在国内外学术界产生了重大影响。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文由奥门金沙堵场官方网站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冷旅游之四川绵阳:科学城之旅

关键词:

最火资讯